Site Loader

..co,最快更新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最新章节!

今天的丛刚低眉顺眼得让封行朗相当的满意!

封行朗就喜欢看到丛刚低眉顺眼的模样——就像一头被撸顺毛的猛兽!

“老子因为的擅离职守,遭了那么大的罪……吃了的心都有了!”

封行朗不爽的冷哼着。直到这一刻,他还是不肯完原谅擅离职守的丛刚。

“的确是我的错!等的伤养好了,想杀想剐,我一定配合!”

看着封行朗头皮上的伤口,丛刚的心一阵揪疼。自己捧在掌心里的人,竟然被别人肆意的伤害成这样……的确是他的无能!

“死去吧!老子挨了别人的打,就是把丛刚的脸踩在脚底下!”

封行朗怒意的白了丛刚一眼,“本主子挨了打,就是这个保镖的无能!”

“嗯……记住了!”

丛刚的声音很低沉。低沉得能听到他的声调因愤怒而颤动。

封行朗的板寸头已经能遮盖大部分的疤痕了,但仔细看时,还是清晰可辨的。

娇俏少女粉嫩露玲珑身段

“给抹点儿祛痕膏。很清凉,不会难受!”

丛刚从简易的医药箱里拿出了昨晚熬制了一夜的祛痕膏,却被封行朗嫌弃的推开了。

“老子不涂!老子就要留下这疤痕,让时时刻刻的铭记:因为的擅离职守,老子才会遭这么大的罪!”

这一刻的封行朗,着实的任性。

在相濡以沫的妻子面前,在儿子和女儿面前,封行朗要尽责要守护,只有在丛刚面前,他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欺负他!

“别这么任性……这疤痕要是留着,女儿出嫁的时候,就不帅了!”

丛刚和风细雨的劝说着任性起来的封行朗。半求半哄。

封行朗稍稍皱了皱眉……也就是他犹豫的这一瞬间,丛刚已经替他抹上了祛痕的药膏。

“狗东西,老子看到就烦!”封行朗怒瞪了丛刚一眼。

“那就多看看帅气又听话的小儿子呗!”

丛刚一只手稳扣住封行朗的后脑勺,方便他更快捷的给他上药。

“丛刚,是不是蓄谋已久……早就算计着要把我家小虫养成的童养婿了?”

坐着的封行朗,脸几乎贴在丛刚的胸膛上;可以嗅到他身上的中草药味儿,还有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以我的智商,怎么可能算计封行朗?”

丛刚顺带给封行朗做了个头部按摩,“小虫的自闭症是天生的……难不成也是我的阴谋?”

“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想离开,先得把我救过的命留下!”封行朗冷哼。

“好,从现在开始,我把自己的命留给!”

处理好封行朗头皮上的伤痕,刚伸手过来解他衬衣上的纽扣……当手指触及皮肤时,几乎条件反射的缩了回来!

“小虫,过来给亲爹把衬衣解了!大虫虫先去把手洗干净!”

丛刚找了个很好的借口,便溜进了洗手间。

得令的小虫立刻奔了过来,殷勤的解着亲爹身上的纽扣。

“亲爹,其实也想安安的对吗?”小家伙的心思一直在他的小安安身上。

“究竟是想……还是亲爹想呢?”

封行朗温和一笑,“亲爹记得呢……会跟大虫子说这事的!要学会沉住气!”

“爹地,小虫爱哦!很爱很爱的!”

小家伙在解开的亲爹胸膛上轻轻的亲了一口,“爹地还疼吗?”

“不疼了!”

封行朗将小儿子拥进怀里,“其实爹地的愿望很简单:就希望们兄妹三人能够幸福快乐!”

“小虫也希望亲爹和妈咪幸福快乐哦!”小家伙卖乖的说道。

丛刚从休息室的洗手间走出来时,封行朗的衬衣已经解好了。

上手轻抚着封行朗还算精健的体魄,丛刚的目光似乎有些不自然起来。

“虫子……我想安安了……安安什么时候回来?”

舍不得小儿子太过心牵丛安安,封行朗便直接开口询问丛安安的归期。

“再过三天……应该就能回申城了!”丛刚应答。

“那就三天吧!”

封行朗给了最后的时间期限,“让那刁蛮的丫头面壁思过几天,对她的成长也有好处!”

“从GK风投走账入股默尔顿生物科技的资金……由我来出!”丛刚温声。

“什么意思?想表达什么?是不是觉得老子挨了别人的打,可以用金钱来衡量?”封行朗冷哼。

“当然不是!知道封总您矜贵,是无价之宝!”

丛刚立刻顺着封行朗的意讨好起来。只要这个大爷不跟他耍任

性,让他叫他‘亲爹’都行!

“少它妈拍我马屁!别想老子会原谅!”封行朗龇着牙。

“要实在觉得憋气……就打我一顿吧!”

这次,的确是他丛刚对不起他封行朗!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挨打的是自己!

“丛刚……我的人生,还能剩下另一个三十年吗?”封行朗仰天叹了口气,“我年轻时受了那么重的伤……想必也活不长命的!被软禁在黑矿厂的时候我就在想……来替我收尸的人会是谁?那一刻,我没想到我家林雪落……也

没想到我的三个孩子……就只想到了!”

“放心,封行朗的黄泉路上,一定会有我!”丛刚淡声回应。

封行朗微微一怔,侧头看向丛刚:丛刚的眼底很平静,听不出来信誓旦旦的口气,反而觉得平淡如水一般!

“可老子还是看不顺眼……”封行朗冷声。

“那封总您想我怎么顺眼?”丛刚认真的问。

“自己掌嘴吧!”

封行朗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抽打在丛刚冷峻的脸庞上。

用的是他自己的手。

这一耳光,着实把封行朗父子给打懵圈了!

“毛虫子干什么呢?”封行朗惊讶道。

“大虫虫……不要打自己!小虫好心疼好心疼!”封虫虫立刻上前来抱住丛刚。

“它妈跟我玩自虐呢?!”封行朗握紧了丛刚的手臂,“要是真有这样的觉悟,当时就不会不辞而别了!的手,不用来保护我……却用来自虐?丛刚,它妈脑里进屎了?!”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