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没见过你这么不识好歹的人,真当我顾长歌是病猫,任由你欺负是吧!

搞这么大的事情,我忙着给你擦屁股,你居然又在后面惹是生非。

何况咱俩完全没关系,甚至可以说是敌人,让一个敌人给你擦屁股,真亏你想得出来。

徐沐沐吐了吐舌头。

“也对哦,那师兄还是别去了!”

林剑这种小虾米,在这种风波中,如果没有长辈保驾护航,眨个眼就没了,当然不适合去搞事。

林剑笑道:“我当然没打算去,再说这事情胜出之后,对我而言也是麻烦。”

胜出,只要足够优秀,加上顾长歌等人做点手脚,多半也能忽悠一下另外两大圣地,然后将人送出去。

这如果东窗事发,那问题可就大了。

这事情也就忽悠一些看不透的修士罢了,假如进入仙罗圣地,却在之后被发现,你不是道子,结果会如何?

道子能接触的层次,就跟秦嫣一个级别。

一旦证实身份不对,只有凉凉。

清甜可爱的小美女图片让人沉醉

金丹境修士的比试,前些天已经开始,毕竟是不多,这都过去了小半个月,依旧没能挑选出什么有天赋的弟子。

云杰真人心急如焚。

讨论了这么久,也就讨论出这么一个办法。

希望能找个勉强可以的,然后尝试让他诵念悟道阁的经文,兴许能引起什么变化,然后将其交给其他宗门。

危险肯定是很危险,但目前也只能如此。

谁让两大宗门认定了道子就在玄天圣地呢,如果不交一个出去,单单玄天圣地,可承受不住两大圣地的怒火。

只是这做法,许多人都不赞同,可以说是进一步损耗了顾长歌的名声,更让不少人产生了反感的情绪。

若是再处理不当,后果可就危险了。

而他已经打上了顾长歌的标签,这么多年没少针对天极真人他们,一旦柳如晴得势,他多半也没什么好下场。

目前,也就只有这样做了。

林剑全然没管顾长歌和云杰真人烦恼什么。

他没在继续打扰研究炼丹的徐沐沐,而是回到住处,研究近日所得,上一次探讨修炼心得,让林剑实力跨升一大截。

功法完善不说,尤其是斡旋造化这手段研究了个雏形,被他当成了幻术使用,战斗能力直线飙升。

以往林剑琢磨着自己初期能打后期的修士,但形式不会太稳,可如果加上斡旋造化,把握直线上升。

就他估计,自己现在已经金丹中期,锤爆金丹巅峰的修士,难度应该不是太大。

至于元婴境,真的不敢想。

金丹巅峰都未必能成功。

以前有徐沐沐,林剑不用为了吃喝操心,如今徐沐沐忙着,林剑自然又重新操刀,自己弄饭吃了。

自家的院子中,生活设备一应俱全。

如今林剑数天不吃不喝完全没问题,吃东西,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可香喷喷的饭菜,依旧让林剑觉得诱人。

准备好了之后,徐沐沐才姗姗来迟。

见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饭菜,她才惊呼起来:“师兄,你怎么下厨了,我这不是赶着回来帮你做饭嘛!”

她跟着林剑老是占便宜,这种小事情,自然就拍着胸脯包了。

“你这几天境界刚突破,好好的熟悉一下六甲奇门,做饭这种小事情,我来也没什么问题。”林剑笑眯眯道。

“可师兄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好歹是峰主呢,哪有自己做饭的道理。”徐沐沐瘪了瘪嘴,感觉林剑剥夺了自己的快乐,她喜欢给林剑做饭。

林剑好笑道:“什么峰主,你又不是不知道,秦嫣才是峰主,我只是代峰主呢!”

林剑可从没忘记过这种事情,倒是徐沐沐一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显然是快把这事情给忘了。

“对哦,还有师姐呢!”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心情一下子低沉了许多。

林剑也没多想,招呼她过来道:“来啊,别客气,虽说味道不如你的,但这些菜,我还是略有自信的。”

徐沐沐的忧伤,来的快,也去得快。

很快便重整旗鼓,再度站了起来。

经常给林剑做饭,偶尔享受一下林剑的照顾,也未尝不可嘛!

两人刚上桌,方外一道人影出现,好似轻轻吸了吸鼻子,这才说道:“好香……我来的正是时候啊!”

林剑和徐沐沐望了过去,发现居然是秦嫣过来。

徐沐沐登时拘谨的站了起来,林剑也跟着站起来,迎了上去道:“你怎么来了?”

“截天峰好歹是以我的名义开创,我如果看都不看一眼,师父那边也说不过去的。”秦嫣轻声说道,她气质冰冷,可此刻却少了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师姐……”徐沐沐连忙叫了一声。

秦嫣进屋望过去,徐沐沐总觉得莫名心虚。

该不是师姐觉得自己跟着师兄不合适,所以过来劝说自己离开了吧!

她心里一大堆的烦恼,秦嫣倒没考虑那么多。

她说白了也是感情方面的白痴,对这个一窍不通,外人自然没管林剑和徐沐沐走得太近的问题。

可有些猫腻,如柳如晴这些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多半也只有天极真人那种马大哈,注意力不在这里,才没有关注到林剑和徐沐沐的情况,再走下去,怕是就要惹麻烦了。

只是小辈的事情,长辈也不好过多插手,何况柳如晴还不是秦嫣的师父,天穷一样猜到了一点,只是徐沐沐是她徒弟,她也正纠结着呢。

这林剑福泽深厚,一介平凡身份,都能成为秦嫣的道侣,又给徐沐沐带来了这么多好处。

一想到弟子的难处,她就不忍提出来。

离开了林剑,自己这徒弟,怕是就要吃苦头了,不过这样下去,留在林剑身边,多半也会吃点苦头。

“不介意,我也吃点吧!”秦嫣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五菜一汤,是林剑特意显摆,他也能完全吃完,不算浪费,秦嫣吃的不多,自然也能凑合。

林剑忙拉过来凳子,备了碗筷,三人坐在了一起。

“嗯?”

林剑莫名觉得有种火烧火燎的感觉,浑身不自在啊,明明身旁两人都很正常啊!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