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顾若熙的手,忽然抖得得厉害。

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件事绝对那么简单!

可越是这么想,就越觉得,很有可能和陆羿辰有关,会不会又是……

刺杀!

她的手再拿不稳手机,努力平定心神去拨陆羿辰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一直都没有人接听,她就继续一遍一遍地拨过去,依旧没有人接听。

她的心更乱了,惶惶没个着落。

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浑身一下子都像缺少了气力支撑,脑子里乱乱地飞起一千种可能……

那一日,席初云受伤命悬一线的场面,无端端浮现在眼前。

那一夜,直升飞机的枪击,陆羿辰提着一杆长枪的背影,犹如影片的片段,不住在眼前播放……

眼泪忽然盈满眼眶,模糊了手机屏幕。

继续给陆羿辰打电话,那头终于接听了,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单纯美好少女白玉兰般清新柔美气质私房写真

“喂,好。”

顾若熙的心口猛地一抽,张张嘴,声音差一点绝灭在哽咽的哭腔之中,“是哪位?手机的……主人呢?”

“我捡到了这部手机,见着手机很名贵,想要上交警察局。您是陆太太吧,我看号码薄这么存的,如果认识机主的话,方便告诉我将手机送去哪里吗?”

陆羿辰的手机丢了!

陆太太……

原来她在他手机里,存的名字是陆太太……

眼泪瞬间在眼眶中泛滥决堤,紧紧捂住嘴,发出细碎的啜泣。

他一向心细如尘,像他那样的身份,手机也非常重要,怎么会丢!

“是……在哪里捡到的手机?”顾若熙干涩的嗓子里,只能艰难挤出弱弱的声音。

“城西这边。”

顾若熙的身子彻底软了,手机恍如成了千斤重石,再拿不稳。

她努力用尽所有气力,用双手捧住手机,张嘴半天,却只能发出大口的抽气声。

眼泪就好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簌簌地掉落下来。

她心慌地告诉自己,一定不是那样的,不要担心,不要害怕,他们说好了,要在一起一辈子!

他不会再去犯险,他会有更好的办法解决一切的麻烦,而不是血雨腥风的厮杀。

她紧紧捂住心口的位置,只感觉那里痛得支离破碎,连带她的灵魂都在这一刻涣散了……

忽然,电话里传来一道熟悉的,恍如隔着一个世纪般遥远的声音。

“手机可以还给我了。”

陆羿辰直接从那个打电话的男子手中夺下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号码,便对电话中的顾若熙说。

“手机不小心掉了,有给我打电话。”

赵默赶紧拿了酬金给那个捡到电话的人,钱的数目足以多到那个男人,完全忘记在这里拾到过这部手机。

顾若熙努力确认,对方到底是不是陆羿辰。当辨别出来,真的是他,她激动得浑身抖得更加厉害,大口喘好几口气,才从哽住的嗓子里发出声音。

“手机怎么会掉在城西!”

眼泪居然掉得更加汹涌了。

“有到这边勘察地皮。”他回答的很平静,就好像听不懂顾若熙声音里的哭腔。

“哭什么?想小王子了?”他故意叉开话题。

“告诉我实话……”

“先挂了,我这就回去。”他很担忧,她居然哭了,他最不想她哭。

顾若熙在房里焦急地等待,眼泪却依旧在眼中徘徊。

清晨美好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遮挡。

偌大的豪华套房里,依旧一片漆黑。只有从窗帘细小的缝隙里,倾泻进来的一道金色光束,落在质感很强的实木地板上,将漆黑的房间里,添了一点光亮。

乔轻雪不适地动了一下酸痛的身体,眼皮沉重的睁不开,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疲惫地“哼”了一声,翻个身,窄小的被子从身上滑落,身上一凉,不禁瑟缩一下。

她又翻个身,去寻找被子,当手触摸到柔软富有弹性的肌肤,浑身的汗毛瞬间炸立,一层冷汗遍布全身。

心口怵然收紧,猛地睁开眼睛。

“啊————”

当她惺忪的睡眼,朦胧看到一条男人赤裸的身体就在眼前,还摆着大咧咧睡姿的淫荡相,当即爆出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

殷凯皱起浓眉,不耐地睁开他蔚蓝色的眸子,瞥了一眼惊惧万分,不住永寿遮挡自己身体的乔轻雪,睡意浓浓地含糊一声。

“一大早就叫,昨晚没满足?”

“啊!”乔轻雪抡起脚,直接将殷凯踹下去。

殷凯吃痛,俊美的脸凝起不悦,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凝着乔轻雪,“又踹我!”

他居然又被这个女人从床上踹下来,哪个女人不是在床上使劲浑身解数,将他恨不得一辈子锁在床上,而这个女人却一再将他从床上给“踢”下来!

“昨晚……昨晚……”

“别告诉我,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别告诉我,昨晚那么热情,索要不够的女人,是被鬼上身了!”他沉着声音,带着厚重的喘息,表示他的不悦。

这个女人的反应,太让他没有存在感了!

昨晚那么激情,她居然不记得了!

是他侮辱他的能力吗?

“!”乔轻雪瞬时语结,瞪着殷凯,双颊涨红,咬着洁白的贝齿,恨恨地说不出话来。

“做都做了,一大早上叫什么!不要再装纯了,孩子都生了,已经不纯了!”他头重脚轻,昨晚累得不轻,身子一歪,倒在床上就要再睡。

乔轻雪一把将他扯住的被子,拽到自己身上来,遮挡住自己的身体,就要下床去捡拾凌乱一地的衣物。

殷凯却拽着被子不松手,目光愠恼地睨着她,“那么早起来做什么!这里又没有人,又没有事情做,抓紧躺下睡觉!”

“我这种喜欢装纯的人,怎么会跟一个床上赤身落地的睡觉!赶紧放手,不然我会把再踹下去!”她怄气地喊着,一双大眼睛里都噙满了对殷凯的愤怒。

殷凯也承认,刚才的话说重了,他本来就有起床气,何况睁开眼睛就被踹下去,哪里有好心情跟她好好说话。

但现在见她的大眼睛里,似有晶莹的水雾弥漫,心口就忽然软了一个缺口,声音也柔和下来。

“好了,睡吧,我保证不再碰一下,我也很累了,我又不是金刚战神。”他说着,就要伸手揽住乔轻雪的肩膀,哄她躺下来,手臂却被乔轻雪一把打开。

“别碰我!”

“昨晚都碰过了。”他无奈地蹙眉。

“别跟我提昨晚!就当都被蚊子叮了!”乔轻雪愠怒转身,抹了一把鼻头上细碎的汗珠,气鼓鼓地弯低下身体去床下够衣服。

忽然腰际一紧,竟然被殷凯一把抱住,直接将她搂入怀中,贴入他暖热的胸膛。

“放手!混蛋!不是人!变态!”她怒声咒骂着,不住扭动身体挣扎,可越是挣扎,似乎彼此的肌肤就越粘越紧。

“啊!放开我混蛋!”她怒叫着,不住抓打殷凯缩在她腰腹的大手。

殷凯痛得“嘶”了一声,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手肯定被乔轻雪这个狠心的女人给抓下去了一块皮。

“真狠,一点不念一夜夫妻百日恩的感情!”

“我跟没有感情!也没有百日恩请!”

“那我们是什么?一夜之情?互相玩玩?我们都有孩子了……”

“别拿笑笑出来说事!一个当初狠心不要自己孩子的人,有什么资格现在总提笑笑!”乔轻雪见挣不开他的手,便只好放弃,挫败地坐在那里,背后就是他贴得很紧的胸膛。

她可以清楚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敲击她的脊背,震得她的身体一下一下的感觉似在渐渐变得发热。

她有些难受,可又不敢乱动,她清楚感觉到他也有了反应。

“我承认,之前我做的不对。可是……”殷凯皱了皱眉,“以前那些女人,经常说自己怀孕,结果都是假借怀孕想要上位,要么就是想从我这里多拿一些钱。又是华都的陪酒女,这么想,很正常!”

乔轻雪忽地红了眼眶,自己曾经做过的职业,只怕是这辈子都不能抹去的污点。

如今又从殷凯的嘴里说出来,顿觉自己犹如沦落尘埃之中,一下子变得卑贱又卑微。

她擒住眼中的泪水,笑着对身后的殷凯说,“我知道自己的出身,不用提醒我。”

“我又没说什么。”殷凯微愠,但口气还是很软的。

乔轻雪挣扎一下,还是没能挣开殷凯的手,“不用说什么,我有自知!”

“怎么这么敏感!”他也恼了。

“陪酒女本就思维敏感,不然怎么伺候好们这群喜欢去酒店找陪酒女郎花销的大少爷!”她回头,瞪着殷凯那一张不知迷倒多少女人的脸,“怎么不去做鸭,肯定能赚翻了!比做事业来的方便,还不用动脑筋,还不用考虑合作,资金,手到擒来不说,正好满足的兽欲!”

殷凯唇角抽了抽,这个女人,比五年前还要睚眦必报,“好了好了,我也没说什么,气什么。”

他不得不软下声音来哄她,因为她倔强圈着泪水的眼睛,总是让他有多少脾气都在瞬间变成了软软的棉花。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