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年轻人,以前没有看到过你,来这里找人吗?”

一个老人的声音在萧骁的耳边响起。

萧骁没有什么意外的转头看向老人。

他自是听到了有人走上来的脚步声。

何况老人家的脚步声可一点不轻。

“嗯。”

萧骁点头,他也算是找“人”了,“老爷子,您住六楼吗?”

“不是,我住五楼。”

老爷子摇了摇头,“就是看你好像在这里站了一会就上来看看。”

他抬头看向左边,面上露出几丝嫌弃之情,“年轻人,你是来看你朋友吗?”

“你还是跟你朋友说说,让他换个地方住住吧。”

“就算便宜,这里的环境也太差了。”

室内柔美白净女生清新脱俗动人写真

……

“老大爷,这样都没有管吗?”

萧骁不相信没有人找到居委会。

只是找了居委会,却还是这幅样子,那么……

看来是一个很不好沟通的家伙。

……

“管?怎么管?”

老人家叹了一口气,“你知道那里住的是什么人?”

“什么人?”

萧骁配合的问道。

“一个神经病。”

老人家压低了几分声音。

“神经病?”

萧骁轻声重复,“jīng神病患者?”

“对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老人家神sè间颇有几分复杂的情绪,“那个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

“真是作孽呦。”

“嗯?”

萧骁适时的应了一声。

老人家神sè有些恍惚,似乎陷入了回忆中,“小杨他们一家是二十年前搬过来的。”

“那时小枫这孩子才九岁。”

“小枫就是小杨他们的儿子,如今一个人住在那间屋子里。”

老人伸手指了指六楼左边的房门。

“小枫的爸妈,就是小杨他们在小枫高三的那年失踪了。”

“失踪了?”

萧骁有些吃惊。

“嗯,Jǐng方找了很久也找不到人。”

“其实我们私下都有在猜,这么多年下来,他们应该是受不了照顾一个jīng神病儿子了吧。”

“这也不能怪他们。”

“小枫那孩子有时候真的太渗人了点。”

“我们偶尔也能听到他们家传来的歇斯底里的叫声还有砸东西的声音。”

“那孩子也是快把他的父母逼疯了。”

老人的话语里满是感慨与同情。

“他们一直坚持了这么久,直到孩子成年了才离开也是不容易。”

……

老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们刚搬来的时候我们还不清楚那孩子的情况。”

“只觉得那孩子小小年纪却显得有些沉郁了。”

“还以为是受他父母的影响。”

“因为小杨夫妻俩也总是一副有些晦涩的表情。”

“直到后来我们多次撞见那孩子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样子,我们才明白小杨夫妻俩总是愁眉不展的原因。”

“后来邻里之间熟了点,大家渐渐知道了小杨家的情况。”

“小枫那孩子因为异常的表现在学校里被欺负、排挤,身上时不时就会负伤。”

“虽然都是一些擦伤、淤青之类的小伤。”

“跟学校多次交涉却没有办法根本解决问题,眼看孩子越来越沉默,他们给孩子换了学校,也搬了家。”

“他们希望新的环境能给孩子带来一些积极的变化。”

“可是没有。”

老人摇了摇头,“我没有看过小枫那孩子之前的样子。”

“但是,从我第一次见到那孩子起,一直到后来,我甚至都没有怎么见到这孩子开心的笑过。”

“当然,这几年我已经没怎么见到那孩子了。”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改变?”

“他不是还住在这里吗?”

萧骁疑惑,既然如此,上下层的邻居竟然几年没见到面不是很不可思议吗?

“那孩子这几年几乎天天窝在家里,我就没见到这扇门开过。”

老人又是叹气又是摇头。

“之前他父母失踪的时候,这孩子就很沉默。”

“若不是我偶然问起他父母呢、怎么好久没见了,他恐怕都不会报Jǐng父母失踪了。”

“大概他也知道小杨他们离开的原因吧?”

说到这里,老人的眼里不由得露出了一分怜惜,“小枫这孩子除了喜欢自言自语、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外,其它都很正常。”

不然他也不会在这里,而是jīng神病院了。

“很安静的孩子,有些木讷。”

“怎么会得这种病的?”

同样的问题老人也不知道问了自己多少遍,却始终无解。

他知道小杨他们带小枫去看过不少的医生,却始终没有什么统一的结论与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

而且,小枫那孩子很不喜欢医院。

所以后来,他们就不去医院了。

……

“在Jǐng方找吞噬了三个月后还毫无消息后,小枫说不用找了。”

“从那之后,那孩子就把自己关在了家里。”

“连大学都没有去上。”

“大概也是付不起学费吧?”

老人猜测,“若不是门口的这些垃圾,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离开或者出事了。”

“他这么**放垃圾自然不对,我们也去找过他。”

“每次敲门都要很久才会开门。”

“每次对我们的要求也都是应下的,但是,屡教不改。”

“有一次,我们小区一位脾气暴躁的主任差点就要大骂出口了,却被吓住了。”

“吓住了?”

萧骁不解,“他做什么了?”

“这个-”

老人困惑的皱皱眉头,“主任说小枫的眼神太恐怖了。”

“根本不像是人的眼神。”

“不像是人的眼神?”

萧骁微微皱眉。

“大概那孩子一个人待久了,有些yīn沉沉的吧?”

老人不确定的猜测,“不过,主任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年轻吓住,我们都笑了他很久。”

“那次之后,居委会就不管小枫**扔垃圾的事了。”

“虽然味道难闻了点,但是,隔一段时间小枫就会自己收拾掉。”

“虽然干净不了多久,很快又会堆起新的垃圾。”

“要是另外两户人家有意见,居委会就会让他们自己去沟通。”

“但是事前会告诉他们小枫是jīng神病患者。”

“一些人很快就会搬走。”

“但也有人贪图这里租金便宜而住进来。”

“房客换了一茬又一茬,房子倒也不会空着。”

admin